專注于化妝品原料研制、配方開發、加工生產及配套性服務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 > 新聞動態  > 行業資訊

口紅效應:一種有趣的經濟現象

發布時間:2020-04-28作者:來源:瀏覽次數:301

紅色唇膏千年來的命運,既是拱璧,也是禁忌。古羅馬人用朱砂涂嘴唇,冒著皇帝三番兩次的禁令;

伊利莎白時代的英格蘭人用染成紅色的蠟石作唇膏,也迎來了敕令——一旦發現瞎涂嘴唇,“必以施行

巫術予以嚴懲”;德國納粹在1933年也下過唇膏的禁令,要求德國女性一定要回歸日耳曼母親的形象,

“化妝之女性”不得出任黨職。

(注:圖片選取網絡)

與禁令相對的,是女士們對口紅的熱愛。20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,雅詩蘭黛集團前任董事長Leonard Lauder

最早提出“口紅效應”的理論;隨后,克萊恩消費者產品調查結果也證實了,經濟困難時期,口紅的銷量會增加。

“口紅效應”是一種有趣的經濟現象,也叫“低價產品偏愛趨勢”:大家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仍有強烈的消費欲望,

所以會轉而購買比較廉價的商品,口紅作為一種“廉價的非必要之物”,在這時對消費者起到了一種安慰的作用。

再來,經濟衰退會讓一些人的消費降低,這樣手中反而會出現一些“小閑錢”,正好去買一些“廉價的非必要之物”。

除了安慰作用,我們也不能不考慮到,這一理論提出時,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樣的特殊時期,同盟國號召女性以美來提升國

家士氣,概括一下就是“怎么大風越狠,我心越蕩”——美國海軍陸戰隊有一份傳單,明確告知軍中的女性同袍,唇膏的顏色和

指甲蔻丹,要搭配制服上的“緋紅帽帶”;“美國軍需生產委員會(American War Pruduction Board)”也有發言人表示,女性因

唇膏而散發出“蓬勃的朝氣、自信與親切”,“可以直接感染給家里的男性”。

更有趣的是,當時唇膏在英國是配給制,以便省下甘油來制造炸彈——這成為美國新聞界的大熱點,為了友好,

美國人還給英軍中的女性袍澤們送過“愛心包”,里邊就包括唇膏。


拋開歷史因素來看,“口紅效應”確實也多次出現:1990年至2001年美國經濟衰退時,化妝品行業的工人卻在增加,

尤其是2001年美國遭受“9.11”襲擊后,口紅銷量翻倍;

1996年日本經濟衰退,木村拓哉在當年成第一個為口紅代言的男星,轟動整個廣告界。廣告播出之后,這款口紅賣到脫銷,

高中女生甚至許多上班族,都紛紛把地鐵車廂里的海報偷走;

2008年的世界性經濟金融危機中,口紅和面膜的銷量大幅度上升,做頭發、做按摩等“放松消費”也很有人氣,

這與其他大宗商品和奢侈品的低迷銷量呈現出鮮明的對比。全球幾大化妝品巨頭的銷售額證實了這一觀點,

包括法國歐萊雅公司、德國拜爾斯多爾夫股份公司以及日本資生堂公司等。

“口紅效應”同樣也運用于文化產業。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美國金融危機,以百老匯和好萊塢為代表的演藝影視業卻雙星輝映,

創造了美國娛樂業的巨大繁榮。那段時間涌現出了卓別林、秀蘭鄧波兒、奧黛麗赫本等偉大表演藝術家。

20世紀80年代末期,日本泡沫經濟破滅,進入了長達十年的蕭條。在此期間,與其他行業大蕭條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

日本的成人娛樂業在全球范圍崛起;動漫,游戲這些新興文化產業,給日本經濟帶來了巨大的收益。

2008年雖然全球經濟衰退,可據美國電影協會統計,當年全球票房共收獲281億美元,比2007年還上漲了5%。

《蝙蝠俠前傳:黑暗騎士》,《鋼鐵俠》等以超級英雄為主角的影片成為了拉動票房增長的生力軍。在中國也不例外。

2008年國內主流院線票房超過40億,比上一年增長了30%。


影視劇中慣用人物的唇色來反映性格、環境與成長,雖有取巧之嫌,但平心而論,口紅確實是環境投射

在我們身上的影子,也是我們對抗環境的武器。英國坎伯蘭一位名叫Nella Last的主婦,曾借日記思索唇膏對于女人的威力,

她在1939年的日記里寫道,“涂的唇膏太艷,但是這樣在陰沉的日子,唇若笑不出來,嘴角依然上揚?!?/p>

每當人們感覺現實壓力山大的時候,就需要這樣一支口紅吧。



分享到:
小葆小葆
辽宁十一选五哪个app买